2017山大日记:基础医学院本科生 刘钰

发布时间:2017-04-05 09:20:59   点击:144   评论:0

4月4日 星期二 雨
  清明假期回家的第二天,我们去医院看望了姥姥。姥姥是阿尔茨海默症患者,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老年痴呆患者。记得几年前姥姥就有藏东西的习惯,我们带回去的东西她总是喜欢藏起来,但是没过多久就忘记放到哪了,常常是等我们找到的时候东西已经不能用了。我们当时都没怎么放在心上,觉得老一辈的人们可能都这样省吃俭用吧。姥姥的病情恶化很快,有一次不小心摔伤之后,感觉她一夜间就变了一个人。脾气越来越暴躁,开始跟弟弟妹妹们争吵,开始打掉我们送过去的饭菜,跟我们大吵大闹。我们都逐渐认识到她的病情不是摔伤那么简单。但还是在心里默默安慰着自己:或许哪一天就好了呢。可是等了这些年,情况一天比一天糟糕,从忘掉周围的人,到现在大小便失禁,只能插着尿管躺在病床上,像个孩子一样絮絮叨叨着那些不知道是真是假的事情。
  现在想想,如果在姥姥开始藏东西的那个时候便加以干预,也许情况不会这么糟。但悲哀的是,不管何时加以干预,似乎都不能逆转这类病人的病情。身为医学生,在姥姥面前,我为自己感到愧疚;身为亲人,在姥姥面前,我只觉得心痛。爸爸妈妈舅舅妗妗们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还是努力把最好的给姥姥,在她生气的时候去哄她,在她休息的时候静静陪着她。姥姥高兴的时候,我很想一股脑地把姥姥和我之间的故事讲给她听,又怕提及往事让姥爷爸爸妈妈舅舅们难过,怕说了什么让姥姥本来平静的心生出波澜。
  医术在这样的患者面前显得那么无能为力。他们熬过了曾经的苦日子,到了颐养天年的年纪,却又被无情地夺走了诸多回忆。最难过的是关于亲人的那部分吧,我时常想,姥姥一定还是记得自己的儿女的,只是忘记了他们的模样,忘了他们的名字吧,传达不出来,但在心里的那部分,一定是有的,一定是的。

【作者:基础医学院 2015级 刘钰 编辑:新闻中心总编室 责编:雯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