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山大日记:斯里兰卡环保义工 任雨萱

发布时间:2017-04-13 23:22:53   点击:100   评论:0

4月13日 星期四 阵雨
  又是一年草长莺飞的明媚春天。从自习室的窗户向外望去,只见习习微风吹着柳条飘飘摇摇,满目新绿。望着阵阵绿浪,不禁回想起去年暑假在斯里兰卡做环保义工的植树经历。
  植树是我们在斯里兰卡最先掌握也是应用最多的一项技术,从最南端到最北部,我们在Kelaniya University、精神病院、垃圾厂、鲜花培育园、努瓦拉耶利亚土豆园、贾夫纳慈善小学等地植树共计三百余株。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在精神病院和病情已得到一定控制的精神病人一起劳作,那时植树已是“司空见惯”,烈日曝晒,空着肚子赤手除野草、挥着铁楸挖洞也已是“家常便饭”。但当你处在一扇带锁的大铁门深处,旁边总有人直愣愣地盯着你看时,心境自然是不同。
  当天科伦坡曝晒,坐公交换乘好几路车后,我们到达斯里兰卡国家精神健康治疗中心,入口一块大牌子明确表明不准携带塑料制品、铁制罐头及椰子入内。进门又是七转八拐,来到一扇大铁门前,门后便是精神病人的劳作基地,几片农田之余,尽是齐膝的杂草与伏地的藤蔓。我们的任务就是和病人一起,拔除杂草、翻松土地、播种并灌溉。由于工具缺乏,大部分人都赤手上阵,烈日当空,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掉入土地立马消失不见,手臂被杂草剐出一道道血痕,第一次深刻体会到嗓子干到冒烟,弯腰、拔草,再弯腰、再拔草,积成一堆就抱着扔到对面的田埂里;弯腰、锄地,再弯腰、再锄地,或许这就是劳作的魅力,忘记年龄、性别、国籍、肤色、精神状态的差异,我们仅仅是一群一起干活的人。
  这个暑假,我们为斯里兰卡留下了一抹绿色。
  或者说,我一直都有一种感觉,斯里兰卡,像极了几十年前的中国:除少数地区外,城市化刚刚起步,传统与所谓的现代化交织,一到天黑就寂静得只剩下狗吠与鸟鸣的村子,熙熙攘攘的农贸市场,放着摇滚音乐、喧嚣拥挤的电子城,排放着呛鼻黑烟的重型货车,一切的一切,让我仿佛有时空穿梭的错乱感。
  那时我的祖国,天也一定是这么湛蓝。
  所以我才想做一些什么事情,不要让几十年后的斯里兰卡不见蓝天,不要让现在冲你主动微笑地兰卡小孩,在长大后,冲着灰霾的天空叹息。

【作者:环境学院 任雨萱 编辑:新闻中心总编室 责编:婧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