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山大日记:政管学院本科生 蔡伦

发布时间:2017-08-07 10:17:37   点击:326   评论:0

8月6日 星期日 晴
  近来洪家楼校区的宿舍在装修,叮叮当当的金属碰撞声和早晨八点轰隆隆的电钻声成为这几日生活的标配。庆幸自己的作息时间和工人们出奇地一致,躲过了施工的叨扰!一般来说,自习后吃完饭回去的时候施工也就结束了,和施工人员只是简单地打个照面。
  今天莫名不想学习,于是随便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提前收拾书包回寝室。而我们楼层正在施工,电线三三两两躺在一起,从楼道的一端被拉到另一端。于是我轻脚“跳过”黄蓝红三色电线,让我想起了很早以前和姐姐跳绳的一些情。拉线的工人朝我笑了笑反倒让我不好意思了,毕竟是一个大男生!走到寝室门口,抬眼望去发现了很暖的一幕:一位小男孩正在帮母亲捋直刚解开的电线。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曾经我也帮母亲这样做过,她也是普通的工人,上学期间我留守在家,暑假她就想带着我一起。可她又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她住的地方,所以最后我就被带去了她所在的工地,那时的我还经常会被叔叔阿姨逗着玩。
   我在寝室门口远远地看着,小男孩穿着普普通通的衣服,短裤下的小腿晒成了和脸颊一样的颜色,黝黑黝黑的。如果说有发型的话,那肯定是寸头,只是没有那么干净利落,这样的打扮也曾伴随我很长时间呢,虽然不个性,但是会让人有踏实本分的感觉。似乎他还没学会怎么去爱惜自己的体力,埋头认真地在那“工作”。不知道对他来说帮母亲工作会不会很累,可至少他看起来很开心啊,仿佛自己做了很了不起的事情。而当我是小孩的时候,即使帮劳作的母亲端一杯水也能成为“我是家里顶梁柱”自豪感的来源。
  他的母亲大概三十多岁吧,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了比较明显的印记——瘦削的脸庞,灰蒙蒙的短发和比古铜色稍浅的肤色。我想他的母亲会经常对着小男孩微笑,给予他真诚的鼓励和夸赞;会把水壶里的温水留给男孩,笑着说自己还不渴;会把饭碗里的肉片夹给他,不管男孩是否已经明白什么叫做爱……无凭无据的我就这么开始想象,是想象还是回忆呢,似乎我心中的母亲就应该是这样。
  午休后,当我提着包走到院楼罗荣桓雕塑前,小男孩正牵着妈妈的手朝我这边走来,应该是去寝室那儿开始他们下午的工作吧。那时候我突然有一种把手中的梨递给他的冲动,但这样冒昧的大人怕是一个怪叔叔吧!如果真的能从小看大的话,他一定会是个懂事孝顺的孩子,长大了会让母亲有一个温暖的晚年!
【作者:政管学院 14级 蔡伦 编辑:新闻中心总编室 责编:佳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