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山大日记:《二十二》观影者 袁文秀

发布时间:2017-08-21 10:08:00   点击:623   评论:0

8月20日 星期日 晴
  许久未放晴的济南,今天难得蓝天白云。学习了一天有些疲惫,翻着朋友圈,忽而看到一个动态,那个朋友什么也没说,仅仅发了一张海报:“二十二”醒目又安静,数字下一个扎两小辫的女孩孤单的画着自画像。怀着朦胧的心,好奇地去看了这部关于中国幸存“慰安妇”生活现状的记录片。
  在去电影院的路上,碰见一个朋友,她说:“记录片太沉重了,受不了,不愿意去观看”。到了观影厅,静静地等待记录片开始。
  伊始,没有任何预兆,没有任何声响,只是雪盖村庄,色彩非黑即白。片子以一个逝去老人简单的追悼会,猝不及防地开始了。虽有嘈杂吵闹声,但我的心里却空落落的。随着记录人的视角,镜头转向这些曾经受过苦难的老们生活中。在影片2014年开拍时,中国内地仅剩下22位慰安妇幸存者,如今,其中很多老人已经逝世了。当影片中记录人问及那段辛酸的回忆时,老人们不愿意讲诉、哽咽不停的样子,湿了我的眼眶。
  在记录到毛银梅老人时,出现一束花,老人说,在记忆最深处还记得韩语,她原名朴车顺,是韩国人,逃难中被骗到中国,成了一名慰安妇,后趁乱逃出,留在中国,一待70年,再也没有回到过故乡,童年时的儿歌依旧深刻,故乡却只得留在记忆中。当老人哼唱着童谣时,眼里闪闪的泪光,让我一次次动容。
  片子中老人们如今的生活,简单、平静,可谁又明白,她们心中那道最深的伤疤。也许时间可以假意覆盖伤疤,但伤痛依旧存在。当屏幕中出现这22位老人的名字,回想着她们沧桑的脸庞,眼里似有似无的哀伤,我久久难以释怀。在这个世界上,虽然老人们渐渐离世了,但有一批人,欠老人们一声道歉。片子的最后响起主题曲《九重山》:“日头出来点点红,照进妹房米海空……出门人笑我也笑,回家人笑我忧愁。人进大门呵呵笑,我进大门眼泪流。你讲你难我没信,我讲我难才是真。你难你有平屋住,我难住在苦瓜棚。”全场寂静无声,我听见了自己心里的叹息声。
  回宿舍的路上,没有同以往一样热烈谈论剧情,大家都默默地逃离了这个纪录片,但我们都明白,也许因为太过沉重,所以不再愿意谈及,只希望在心底祈祷着,愤愤不平着。

【作者:口腔医学院 2012级 袁文秀 编辑:新闻中心总编室 责编:晨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