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山大日记: 基础医学院本科生 杨曦

发布时间:2017-09-08 09:57:54   点击:96   评论:0

9月7日 星期四 晴
  碧蓝的天空,悠悠的白云,明清时期古建筑群上翘起的檐角,这里的时间似乎走的很慢,就像这里的人们一样,不急不躁,一步一步。我们来到这里寻找时光的遗迹,那座默默伫立在我们童年回忆里的医堂——九如堂。
初见到谢医生,他正在摆弄一个制作袋装药液的机器。听闻我们的来意,他麻溜地整理了一会,便邀我们坐下来谈。
  淡淡的中药香味萦绕着,让人心旷神怡。从交谈中,我们了解到,眼前这位谢医生从医已三十余年,是九如堂的第四代传人。九如堂在黎平这个苗族侗族聚居区传承四代之久,行医一百五十余年,对苗族侗族的医药文化自然是浸濡已久,融为一体。只是朴素的谢医生对苗族侗族的医药并没有格外的重视和研究。身在其中,应用得多,但是却说不出来了。
  从谢医生朴素的话语中,我们才知道,现今的许多中草药均是人工种植,与往些年的山药已经大不一样了。另外,许多外地商人瞅准商机到我们这收购药物(如茯苓、天麻等在黎平产量极高)。谢医生苦着脸对我们说:“明明是我们这地方的药,倒要向外地人买。”
  店里面有一款药,叫“炎痛苗贴”, 是由黑骨藤、毛茛、威灵仙等民族药材和中药材制成,主要用于祛风除湿。谢医生向我们感慨道:“以前都是把药做成药膏,啪,糊上去,现在有了这么好的工艺,进步了!”
同时,我们了解到,来这的病人多是在西医院治不好才来的。九如堂这样的私人诊所,即使历史悠久,口碑皆佳,也并不是人们的第一选择。一方面是人们对西医的偏好,另一方面是,私人诊所医保不予报销。
  采访到最后,谢医生对我们说,他行医那么多年,从不敢说“绝对”。作为医生,不要夸口,不说包治包好。作为医生,必须尽心尽力医治,治好了,也不要居功,更不能索取病人的感激。他说,进来这个药堂便是缘分,得给人家好好的治。
  对于什么是行医中最重要的这个问题,这位行医三十余年的老医生的回答与众不同——平常心。就像这古巷之上悠悠来去的白云,就像这蓝空之下缓步而行的人们。
  唯愿一颗平常心,伴吾辈医路而行。

【作者:基础医学院 2015级 杨曦 编辑:新闻中心总编室 责编:竞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