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山大日记:2017温暖拾忆 公卫学院本科生 陈志娴

发布时间:2017-11-28 09:35:31   点击:1343   评论:9

11月27日 星期一 晴
  2017年可能是最不平凡的一年,而这一年又带给了我重生与希望。
  说起来是3月份的事儿了,一如既往早起晚睡的生活,忽然发现脖子上起了一个肿块,刚开始只是以为是长期感冒未愈,加上小时候得过淋巴结炎所致,但就是学医的好奇心驱使我去了医院,开始了一系列检查,从内分泌科到到活检科再到外科,从简单抽血化验到穿刺活检再到超声检查,本能意识告诉我不简单,但是又能怎么样,一切都没有定论之前我又敢告诉谁,作为一个独生子女,我知道自己对于父母有多重要,我很谨慎,不敢声张,于是就在他(男朋友)、电话中的闺密和身边朋友的陪伴下穿梭于校园和齐鲁医院之间,完成了最煎熬和漫长的检查。
  我想大概我永远也忘不了那段时间,我很想一觉醒来发现是个梦,我很想我真的有能力独挡,我更想身边没有他,最好不要他和我一起承担,我真的很想大哭一场,长到这么大都没有过生命有多重要的体会在这一次全都尝遍,不过事实证明一个人想太多真的很没用,半夜不能入睡第二天早上肿块也没小,哭一场到精疲力竭仍旧要面对病痛,努力想推开所有人但爱你的人总会靠得更近,最后结果不出所料的很坏――甲状腺乳头癌。还记得那天是他先去医院取了结果,我在系解课考完期中考试就去了医院,那可能是我们之间最沉重的一通电话:“结果怎么样?”“医生写的我怎么看得懂,你来了我们找医生再说吧。”,然而当那六个大字出现在我的眼中,那一刹那没有难过,仿佛早已预料到,懵了一阵,泪水开始在眼睛里打转,接下来换家人跟我一起承担了,尽管很不忍心,但我知道这是对自己也是对他们负责。
  父母千里迢迢从青海赶了过来,开始联系医院床位,要知道齐鲁医院真的是一床难求,好不容易得来了床位,真正的考验这才开始,安排好了手术时间。手术那一天我发了一条定时说说,大概潜意识促使我做好了完全准备,尽管很绝望但还是平静地等待一切暴风雨,被推上手术车,旁边围满了家人和朋友,我努力让自己不要怂,却还是手脚冰凉,进入手术室之后真的只剩我一个人扛了,从静脉埋针到吸麻药,这短短几分钟,我是有那么不想睡过去,尽管之前被告知手术风险不大,但天有不测风云,手术台上的事儿谁又能说的准呢……很庆幸,三个多小时之后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在重症监护室休养的那几天看到定时说说的点赞,我才知道原来我真的不是一个人。之后听同学们讲当时爸妈在手术门关上那一刹那的无助的场景,我真的很揪心,同学们也说经历了这一次,以后真的不想再送身边的人进手术室了,太难了,那滋味真是绝了。
  术后的日子我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滚蛋吧肿瘤君》,心疼又喜欢这熊顿,她的那份乐观想必将来也会支持我走下去,谢谢滚蛋的肿瘤君,让我体会了这不一样的人生,这真的是一次重生,好在醒来之后他们都还在,他也还在。但就是那不可思议的矛盾心理,总觉得少了一个甲状腺就差人一等,我努力想逼他抛下我,不想以后更不舍得放手,尽管周围的人都劝我没这个必要,执拗就是不停地作祟,好在他比我还执拗,直到现在仍旧喜欢走路走在我左边,这份感情真的就像当初所说亲人的感觉,可能这也算我大学生涯的一种成功,我觉得很幸运。
  人食五谷杂粮,生病是在所难免,这一劫过去了,我们相安无事,现世安稳,愿将来岁月也能静好!
  本篇日记为“2017温暖拾忆”山大日记征稿活动投稿,如果文章内容对您有所触动,可为作者点赞,或留言支持。山大视点微信公众号(微信号:view-sdu)每天进行投票活动,欢迎关注支持您喜欢的日记作者。您的支持将作为评奖的重要参考。也欢迎您投稿,详情参见山大日记主页通知。
【作者:公卫学院 2016级 陈志娴 编辑:新闻中心总编室 责编:佳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