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山大日记:2017温暖拾忆 管理学院本科生 梁羽与

发布时间:2017-11-30 10:11:31   点击:697   评论:2

11月29日 星期三 晴
  长大以后,情感变得淡薄了,交朋友时也没有像儿时那样无所顾忌了。仿佛长大了,就失去了很多原本应该快乐的东西,将喜欢和讨厌通通塞在心里。然后,一个人走着的路变得艰难,一个人看到的天空也变得灰白。但,慢慢地,加入山大创行后,这条路上,越来越多的人和我并肩。
  丁老师说,一群人举杆子,杆子越重,越容易放下。我想,我和山大创行的战友们大概就是这样的关系,因为共同经历了辛苦的事,所以彼此间才会越发的亲密。
  每年的4月和5月,我们都会用这一年运行的最好的项目参加创行的社会创新大赛。在某一个深夜,走在北京不知几环外的街头,车很少,人也很少,就会突然想要感叹,从我的十八岁到二十岁,我是同这群人一起走过来了,度过了看起来很疯狂的青春,创造了许多的回忆。
  在我们住的家庭式公寓相邻的马路对面,有一家家乐福,一群熬了几天夜的人,饥肠辘辘地从火锅底料挑到冒菜底料,从小白菜、小油菜、金针菇挑到拉面,再带上几瓶护肤油和一大瓶葡萄汁,扫荡了一番之后便回到了备赛房。当晚,晨哥给我们做了三顿冒菜。每次当那扇小厨房的门打开的时候,坐在餐桌前修改PPT和年报的,躺在沙发上背稿子的,站在飘窗旁练PRE的,还有在里间补觉的,通通都会欢呼着起身,迎接一大锅色香味俱全的冒菜。餐桌上摆满了电脑,大家只得赶紧把摆满了杂物和稿子的茶几清一清,让出放平底锅的地方,然后就不知从哪里摸出了纸杯、碗、叉子,和吃外卖时赠送的筷子和勺子,因为这个家庭式公寓并没有那么多的碗筷,大家就充分的用好身边的每一样容器和工具。几个人用一个纸杯,还有用一根筷子的。那时候,没觉得有什么窘迫,也不怕什么长胖啊长痘痘之类的。
  然后在吃饱喝足之后,大家再一起交流一下英语,修改年报和PPT上的语法错误,互相吐槽彼此是英语文盲。不然就围在电视机前面吐槽:“这一页PPT又是谁做的啊,太丑了,重做!”浩宇把电脑连上电视机,给大家直播做核桃拆分的动画。还有在没有思路又想睡觉的崩溃状态中彼此互相鼓励。
  我一直对《太阳的后裔》里面一个情节印象很深刻,乔妹饰演的姜暮烟医生专业过硬,工作刻苦,但却因缺少后台而被顶替本应得的教授职称,并在得知消息的当天被要求第二天去电视节目做医疗设备的介绍。那个晚上,她一个人坐在空荡的医院走廊上,痛哭着背着第二天上节目要准备的台词。但第二天,她完美的出演了节目,并赢得了赞誉。
  我们和她相似却又不同,我们在背后辛苦的准备比赛,相互鼓励着,打闹着,熬过一个又一个的夜,走过一条熟悉或陌生的街,满脸油光还长着痘痘地,非常疲倦地,一次次的返工,一次次的修改,埋怨也有,泪水也有,但当站上赛场时,我们就是最自信的,最容光散发的,青春无敌的。那时的我们,就是最好的我们。
  在国赛十九强宣布的现场,很遗憾我没在场,乐乐和胡玲儿打电话给我,说,听到山东大学的名字出来的时候,她们两抱头痛哭,突然就想和我打电话。我在电话的这头,纵然旁边是车声喧杂的大马路,突然泪水就满眶。我比他们还不争气,在比赛的现场,我就已经哭过一次了。有人说泪水是弱者的,也许也有人不理解,但是我们,只有我们,才能够体味到这一路走来的艰辛和心酸。我们是能够把后背放心交给彼此的人。我们在承受苦难的时候还有追求幸福的欲望。
  这些经过,平凡而又深刻,终会成为我心中温暖的颜色。我们,从山大创行开始,但不会止步于此。我会这样相信着,这是最好的我们,在最好的年纪的最好的我们。
    
  本篇日记为“2017温暖拾忆”山大日记征稿活动投稿,如果文章内容对您有所触动,可为作者点赞,或留言支持。山大视点微信公众号(微信号:view-sdu)每天进行投票活动,欢迎关注支持您喜欢的日记作者。您的支持将作为评奖的重要参考。也欢迎您投稿,详情参见山大日记主页通知。
【作者:管理学院 2015级 梁羽与 编辑:新闻中心总编室 责编: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