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山大日记:“诚信状”抄诗活动参与者 张舒凝

发布时间:2018-05-14 22:17:07   点击:62   评论:0

5月14日 星期一 晴
  如果不是学院里“诚信状”的活动,我可能再也拾不起抄诗这个早已忘却的习惯。  
  小学的时候抄诗,完全是被强制,抄完了还要求背诵下来,当时只觉得那些咿咿呀呀、平平仄仄完全超过了当时的理解能力。每天雷打不动的一首,或五言或七言,绝句就庆幸,律诗就哀叹,可再怎么哀叹它就在黑板上挂着,晚上放学检查背诵,无可奈何。印象最深的是杜甫的那首“风急天高猿啸哀”,“繁霜鬓”三个字一行是绝对写不下的,尽力把它写小也占了一行半。背的时候更令人头大,“渚清”是啥?“常作客”“做常客”?“新停”又是什么东西?最后干脆放弃,就让我同桌带着我一遍一遍的念,我也不看字,他念一句我跟一句,就硬是这么背了出来,现在脑补那种画面,真真是可爱至极呢!也许正是当时枯燥的种子,种出了很多乐趣,第一篇发表在杂志上的作文,最出彩的一句是“如果一句话来形容她,我想是‘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那时小小的我并没有想到这句随手写出来话,竟carry了整篇文章。
  强制并不容易养成习惯,刚上初中我就放弃了这项工作,直到有一天,朋友小姚递过来一张纸条,“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后面还有“像不像”,眼瞅着瞅着就失了神,这诗我不是没背过啊,以前咋没觉得这么难受呢?去翻这诗的翻译,“只希望你的心思像我的意念一样, 就一定不会辜负这互相思念的心意。”用现在的话说,对于那时正悄咪咪懵懂少女情感的我简直太扎心!小姚又好几天连续不断的递这种纸条,什么“君生我未生”什么“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把我弄得神情恍惚,几乎疯狂的爱上情诗,在日记里悄咪咪的写“为伊消得人憔悴”啊,“心有灵犀一点通”啊,“山有木兮木有枝”之类,所以诚信状时有一天我写出“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就一发不可收,一连写了五首,满脑子都是年少轻狂的那些事,不过现在也只是一笑而过。
  高中抄诗,“半缘修道半缘诗”吧,要考太多就要背太多,语文老师建议早做准备,就又把小学时的习惯拾了起来。毕竟多吃了好多年的饭,看诗也换了心情,开始喜欢毛泽东,有两天的诚信状也写了他的词,喜欢他的“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还用它写了军训的征文。记得第一篇课文是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每每读到那句“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都觉得意气风发,真的是“挥斥方遒”!后来随着成绩的起起伏伏,不再有当时的豪情,当时的几篇连在一起的日记,“给拿破仑”“给庄周”“给李白”“给东坡”,最终爱上苏轼这个老仙子,得意时就“酒酣胸胆尚开张”“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失意也不难受,“一蓑烟雨任平生”啊,“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啊,“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啊之类,总能得到安慰,最喜欢《赤壁赋》中的歌“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不能说不仙。常常抄写,时时诵读,也算度过了最黑暗的时光,将诗句反复地吟读,在诗中寻找美好的感觉。
  大学除了有时看点小说,仿佛远离了语文,更远离了诗词这种东西,写东西有时候更是连发朋友圈发说说都造不出句,不是太生硬就是太矫情。当我看到诚信状抄诗这个活动的时候,觉得真好,每天静下心来抄一些安安静静的话,我写的那些诗句的来源时常随性,常常为彼时彼刻的突然想到,现在看到自己相册里的那些诗,想想当时心里想的故事,觉得可爱又有趣。
  我在想抄诗的乐趣,不仅仅只是品味诗中美好的意境,更多的时候,则会让我的内心变得平静,浮躁与烦恼的感觉,似乎随着笔间的行走而消失殆尽。

【作者:口腔医学院 2016级 张舒凝 编辑:新闻中心总编室 责编:浩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