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山大日记:马克思主义学院硕士研究生 丁玲

发布时间:2018-05-23 08:49:16   点击:1111   评论:1

5月22日 星期二 阴
  在山大人的早餐里,没有什么是一张鸡蛋饼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个。
  早上六七点钟,山大食堂齐园餐厅就已经坐了不少人。在他们当中有上早课的学生,有山大的教职工,还有六七个穿着校服的小学生。食堂虽大,但并不吵闹,而他们或戴着耳麦听着什么,或者听着墙壁上悬挂着的电视机里的早间新闻,时而抬头望几眼。他们都沉浸在一片祥和与温暖中,仿佛是彼此商量好了一般那么默契十足,也算得上是一幅恰到好处的图景。吃早餐的人都带着不同的心情,但在他们面前的餐盘里却大都躺着一张金黄的还冒着热气儿的鸡蛋饼,一只鸡蛋就那样静静地卧在黄澄澄的饼子上,又好似要跳动起来那般欢乐。轻轻咬上一下,满口的鸡蛋香味儿里和着小麦粉和葱花的醇厚,让你不自觉地大快朵颐起来。不管你是在细细品味一道“盛宴”,还是狼吞虎咽地吞下这张朴素的饼,从口入肚,都是极为享受的。
  山大食堂的早餐里,大抵是鸡蛋饼卖得最好,也最实诚。一如山东人实在敦厚的性格,大方爽朗,没有小家子气,这些特点在这一张鸡蛋饼上体现的恰如其分。鸡蛋饼厚薄适中,并且是发酵之后做成的,这样就能保证外酥内软,发酵后的面饼中有着许多密密麻麻的小孔,葱花和麦芽的香气就在这些小孔中氤氲着。等你的牙齿轻轻一碰,这股香气就再也忍不住也藏不住了,一股脑儿地涌出来,一如山东人骨子里的热情,没有半点儿的保留和吝啬。太多的美味佳肴吃多了反而会腻,即便是每天吃同样的饭菜也不免令人心生厌倦。而鸡蛋饼却能做到让你每日如一,不管是闻到它的味道还是轻轻咬上一口,总是那么亲切,那么舒坦。
  早上七点半,是食堂内人群涌动的时刻,队伍一直排到十几米长的依然是那卖鸡蛋饼的窗口。人们大抵是不愿意排长队等候的,但在鸡蛋饼这里却着实不一样。不管是上课快要迟到了,还是上班要赶时间了,总是不舍得搁下这一张金黄的鸡蛋饼,就如同割舍不下一颗踏实的心。鸡蛋饼给山大人带来的不仅仅是早餐里的“饱”,更多的是一种“习惯了的满足”。在山大,仿佛没有人会刻意的描述或者刻画这一张鸡蛋饼,就像空气,但它确实是已经带着它的品格融入到山大人的血液和精气神儿中去了,它是一种蕴藏着深厚文化的山东面食。
  山大人都说:“我的早晨是从一张鸡蛋饼开始的”,这里每天早上都要消耗掉几千张鸡蛋饼,它是当之无愧的“早餐之王”了。但是,它却把这份荣耀隐藏在了浓浓的香气里,含蓄而内敛是我最喜欢它的品格。因为在吃的法门里,食物的格局也反应着一个人的脾气和秉性。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山东人,不喜欢像披萨那样穿着光鲜亮丽的华丽服装的食物,将所有的美好都置于表面,让人一眼望去,垂涎三尺,仔细品嚼却觉得大失所望,并无底蕴。而一张鸡蛋饼就恰好似那悬挂于众人头顶的太阳,它能照耀着富人,也能照耀着穷人;一张鸡蛋饼就是这样和气地适合着我们每一个山大人。
  “在山大,没有什么是一张鸡蛋饼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张吧!”我微笑着说。

【作者:马克思主义学院 2017级 丁玲 编辑:新闻中心总编室 责编:晗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