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山大日记:软件学院本科生 彭雨鸿

发布时间:2018-07-10 22:50:22   点击:47   评论:0

7月10号 星期二 阴
  济南难得的云雾缭绕的清晨,我推开公寓大门,抬头发现了一棵开花的树。
  这是怎样的一棵树呢?其干挺拔,其枝疏离,其叶展展,其花星布,袅袅如斜鬓美人,沉静似深潭古水。这棵树我是知道的,甚至很熟悉,因为每次晚上回宿舍时,它的茂密的枝叶下总站着情侣,或低头絮絮或相拥无言,常常让经过的我尴尬不已,便只好低头疾步走过。每每这时,我无措的眼光总能扫到树下的一地枯萎落下的花。和那青嫩的草地相衬,这干枯瘦小的花朵是那么可怜,我再抬头匆忙看一眼树上正开的花,它虽然有如鸡蛋大小,但花单层,内白外紫,花心鹅黄,实在称不上好看。这大概使我内心可怜起这颗树,它的花朴实无华,没有樱花粉嫩的颜色,没有梅花娇小的身姿,甚至连石榴花繁复的花瓣都没有,这大概也是待这软件园的花开尽后,它才悄悄盛开的原因吧。
  但是今天,这清晨无人的软件园,它施施然立在那,在苍白色的浓雾中,它星星点点的紫色花朵,如同山谷中的精灵,给人以静谧,大概这里熙熙攘攘的人群让它难以自信地展示自己的美,而这偶然的机会被我撞见了。我开始思念我的家乡,那里终日云雾缭绕,峡谷中汩汩的溪水,山腰上苍翠的竹,山顶上云与树相互缠绕,所有含蓄而静谧的美都隐在其间,多么适合它啊。
  于是我坚信它是来自南方的,不知是谁在软件园建立之初,带着它来到这粗犷的北方,将它种在这楼下的小小绿地里。不知在它的枝和叶中,是否有思念故土的脉络,枯萎的一地花朵,又是否沉入了回到南方的梦中。
 
【作者:软件学院 大三 彭雨鸿 编辑:新闻中心总编室 责编:郝晗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