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

山大二院赴塞舌尔援助医生 刘中浩

发布时间:19-09-09 08:51:56   点击:  

9月9日 晴 星期一

我的工作地点在塞舌尔国家维多利亚医院,这是塞舌尔最大的医院,但百分之八九十的医生、护士都是从国外来的,主要来自古巴、印度、斯里兰卡等国家。

医院骨科加上我总共6人,一位医生来自摩洛哥、两位医师来自古巴,还有当地的两个初级医生,我们承担了全国的骨科工作,包括值班、门诊、手术、巡诊,工作量是非常大的。

每周一、周二、周三是骨科手术日,一般安排4至5台手术,脊柱手术、关节置换、各种骨折手术都能开展。同国内相比,这里的工作节奏很慢,第一台手术要拖到当地时间10点才能开始,中间衔接很慢,加班是常态。我一般每月值5至6个24小时班,人手不够的情况下,可能每月要值10多个班,值班手机接听全国的电话,各种口音,有时一接起电话,听起来会有点懵。一到周末,诊所的病人都往医院来,这里不像国内那样分专业,骨科包括儿童也要治疗,很考验基本功,有些很复杂的儿童患者,还要向国内专家请教。 

     

与当地患者合影

除了值班、门诊、手术,外岛巡诊也是我们的一项重要工作。但外岛巡诊辛苦又没有任何报酬,所以这项工作基本由我们中国医生主动承担。

作为在国内不太说英语的50岁医生,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去外岛独自巡诊,对我来说是一种新的挑战。每月两次巡诊,月中一天,月末两天,搭乘最早班、当地时间早上5:40或6:55的小飞机出行,对我来说,每次都是特别的体验。这种小飞机可能很多人都没坐过,有点像农村的拖拉机,飞得不高,声音很大隆隆作响,在云层里穿梭,每次搭乘有种提心吊胆的感觉,下了飞机耳朵还懵懵的。

飞机搭载医护人员外岛巡诊

搭乘小飞机时,内心慌张但依然面带微笑地自拍

每次外岛巡诊,早晨四点多起床,医院派车提前1小时把我送到机场,首先坐飞机到普拉兰岛,再改成坐船去拉迪格。门诊病人很多,每天至少30个,都是提前预约,还有临时加号的。下午坐船在返回普拉兰,第二天看完门诊再坐小飞机返回。第一次去普拉兰巡诊时,由于病人太多,竟然误了回来的飞机,在机场等了4小时,最后在机场的帮助下乘坐最后1班航班返回。

这项工作虽然辛苦,但对中国医疗队来说,更容易讲好中国故事,体现我们的无私奉献。不论在机场、码头、医院、旅馆还是岛上,你都能感受到当地居民对我们的热情称赞,总能听到“Doctor,你好”这种带着不太熟练的乡音的问候,充分体会到祖国的强大带给我们的信心和文化自信。外岛的医疗条件不完善,医生太过稀缺,能为他们解除病痛,我们倍感安慰。作为山大二院人,我会时刻牢记医院和科室领导的嘱托,在平凡而关荣的工作中,为祖国争光,为医院争光。

编者注:2018年9月,山东大学第二医院创伤骨科副主任医师刘中浩、医学影像中心副主任医师杨玉海作为山东省第17批援塞舌尔医疗队员,前往塞舌尔执行为期两年的援外医疗任务。两位医师以精湛的医术和认真负责的态度,赢得当地同事、患者的认可。


【作者:医生 刘中浩 来自单位:山大二院 责编:林雨 马慧星 谢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