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彤彤

    学生

    自强之星 刘彤彤


    今天上午,我收到一条信息,打开一看,是学校发的5000元学生困难补助。我鼻头一酸,突然百感交集。从2018年3月大病初愈后回到学校以来,我收到了困难补助、国家助学基金和自强之星的奖金,还有勤工助学的工资,至此,学校的资助体系已给予我近2万元,这确实给我的家庭和我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帮助,我深切地感受到了国家和学校对我的关怀与期望。

    其实,疾病于我而言,除了有物质上的剥夺,还有精神上的打击。它让我错失了大三的上半学年,错过了许多机会和挑战。仍记得在自强之星报名表上的奖助情况一栏,我只写了两项国家助学金,但没有奖学金。是的,没有,连三等学业奖学金都没有。也许我可以用班里的同学都比较上进、刻苦、优秀来安慰自己,但是,没有奖学金仍是不可争辩的事实。我曾一次次在开学之初立下目标,但是到了最重要的大三上学期,在我立志要在本学期认真学习、争取保研到排名靠前的学校的时候——疾病来了。

    我清楚地记得头痛的原因——肿瘤已经盘踞在我的大脑里很久了,导致它发作的原因只能称为诱因——我们考试结束后,单片机的课程设计要在两周的时间内完成五个实物,同学们的压力都很大,我们几乎足不出户,都在宿舍里写代码。在上交的截止日期以前,我突然发现交通灯代码出现了问题,虽然时间不多了,但我坚持独立完成代码的修正,于是我赶时间赶到了慌乱的地步。老师因为一些原因,将答辩的时间提前了,在我的时间分配已经很紧的情况下这更是雪上加霜。答辩时,我因为没能来得及提前再看一遍抽到的题目,在现场出了bug。可想而知,最后的结果并不好,其实我完全可以心存侥幸抽不到交通灯,或者复制一下别人的代码,但是我坚持自己编写。我付出的努力并没有得到别人的认可,甚至没有人发觉这件事。课设结束后我就发现我的头隐隐作痛,即便我休息了也不见好转。事后我经常想,如果当时我不那么拼命,不那么焦虑,我的病会不会推迟几年才发作?幸好不是在高考那年发作呀,幸好——有山大呀。现在再回过头看看那些日子,有什么必要把自己搞得那么焦虑?那只是人生众多挑战中渺小的一个,甚至以后都不会有人想起。

    自信的建立就是你为一件事付出精力和努力,获得别人的认可,感觉自己受到肯定和激励的正反馈的过程。记得在拍摄自强之星视频的时候,摄影师问我:“生病之后你觉得自己依旧乐观吗?”“是的。”我回答。保持乐观的心态,确实是我战胜病魔的原因。“你觉得自己自信吗?”“不。”我迟疑了一下,觉得自己的能力配不上自己的“野心”。以前我确实是一个自信的人,甚至很多时候因为自我感觉太良好,遭受了一些挫折。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渐渐把它弄丢了。

    再有一些期许,就是从研究生开始了吧。希望我能凭自己的努力挣到奖学金,弥补本科的遗憾,希望我能参加学生会的工作,锻炼自己的能力服务同学,希望能在山大母亲的注视下,让自信在我心中生根发芽。

    >>详细

我的今天


辉常喜欢你: 2018-07-13 13:27:39

考完期末的第一天,假期开始的第一天,大一结束后的第一天,并没有原来设想的那般美好,反而心里空落落的。不用再想着该上什么课,不用为了考试疯狂“预习”,没有那么多人嬉戏打闹了。站在越来越冷清的宿舍楼走廊里,看着一个个拉着行李箱离开的人,突然发觉一个学期已经结束了,四年大学貌似并没有听起来那么漫长,当你走到学期尽头才会怀念开学的日子...期待着我能在记忆中留下更多关于山大的怀念。

声色蒹葭: 2018-07-08 10:17:40

作为山大日记小编的一天~(~ ̄▽ ̄)~

小宁宁: 2018-07-04 12:01:50

毕业啦,点开山大日记,发现我只写了一篇日记, 哎呀有点后悔当时没有多写几篇记下在山大的点点滴滴 校园卡一注销,图书馆的所有痕迹都消失了

邵嘉川-山大11级外院: 2018-06-28 15:26:19

毕业三年,重温校园,想念山大,母校你好!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