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

土建学院1993级校友 陈晖

发布时间:2020/05/22 10:12:23   点击:  

5月22日 星期五 晴

结构设计不该是盲从规则与典范,其本质是不断的超越与探索。

迎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我已在驱车赶往单位的路上。7:30到达单位,沏上一杯清茶,利用开工前无人打扰的一小时,梳理当天的工作计划。生活可以随性,但做事必须认真,需要孜孜以求的匠心精神。参加部门生产安排及项目协调会、听方案汇报、参加内部方案评审会、与年轻同志交流、技术指导、审核技术图纸……结束一天的工作,20:00回到家中,时间留给家人。儿子每每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爸爸,明天你早点回家。”夜深人静,家人渐入梦乡,再静下心来思考、查阅、分析、总结。身边手机震动了一下,划开微信:“陈总,深夜打扰了,领导临时通知,明天上午9点请到公司洽谈设计费用事宜。”新的一天又这样开始了。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从离开学校到成长为业内认可的设计师,转眼我已在建筑结构设计行业里摸爬滚打20余年。有彷徨、有突破,有热血澎湃、有怅然若失,但最初的信念却从未改变。

有一幅照片拍摄自孟加拉国萨瓦区大楼倒塌现场。这场惨剧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结构工程灾难,共造成1127人丧生,2500多人受伤。孟加拉政府将425日、事故发生的第二天定为国家哀悼日。照片中可能是一对年轻恋人,在惨剧到来的瞬间相互拥抱,想要保护对方。

摄影师Taslima Akhter说,每当他看到自己的这幅作品,他心里就在想:“We are not a number, not only cheap labor and cheap lives. We are human beings like you.”(我们不是一个数字,也不仅是廉价劳动力或廉价的生命。我们是和你一样的人。)我想,这就是结构工程师的意义,这就是我的工作的意义。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从入行的第一天起,我就希望自己从事的职业,能够保护更多的人,能够在地震、飓风面前保护更多的家庭不受伤害,能够为这千万间广厦增一份保障。

在日新月异的建筑领域,结构工程师到底能做些什么?当各种曲线、不规则、大跨、超高、超限、复杂空间的需求在短时间内抛给结构工程师,无尽压力便滚滚而来。建筑师常有少年天才,结构工程师却鲜有这方面的案例,这也证明了结构工程师成长的难度。理论知识固然重要,但经验积累不可或缺。

在设计院里,结构工程师们是一群不太活跃的群体,踏实、沉稳,与建筑师交流、沟通、妥协是结构工程师日常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相比于建筑师,结构工程师似乎就只有钢筋、混凝土、结构体系、力学模型和干巴巴的一堆结构数据,没有一点出彩之处,同时还要直面甲方的苛刻要求,既要保证结构安全又要兼顾经济合理性,实现材料限额设计,有种如坐针毡、在夹缝中生存的感觉——然而恰恰是各种历练,造就了结构工程师不屈不挠的顽强意志,如铮铮铁骨,傲立苍穹。

建筑设计和结构设计有着不同的思维方式直观地说,在建筑师脑中的建筑物大致是这样的:

然而结构工程师眼里的同一个建筑可能就会是这样的:

建筑赋予结构以魂,结构成就建筑之美。建筑的外在表现和功能构成是可直接被大众感知的表面层,结构是支撑并实现建筑外在形式的内在基础,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建筑是技术与艺术的结合体,建筑师通过富有艺术表现力的外观来营造一个空间,以适应特定的功能要求。结构工程师则应充分了解建筑师的构想,创造性地提出结构方案来展示结构的力度和美感,把结构的内在美和建筑的外在美统一起来,把技术升华为艺术,共同创造美好建筑。

真正好的建筑作品应该是建筑和结构完美融合的产物。优秀的建筑必然有良好的结构,合理的结构成就建筑之美。建筑结构应该是刚柔相济的,结构太刚,变形能力就差;太柔却可能无法支撑;结构设计就是找到一个恰如其分的平衡点,实现建筑的价值,也实现我们作为结构工程师的价值。

从业20余年,获得诸多奖项,荣誉的背后是艰辛的努力和付出,但我初心不改,依然在结构设计的道路上不断探索、奋进,带领着一批批年轻设计师去迎接新的、更大的挑战!



【作者:1993级校友,同圆集团设计五院总工程师、副院长 陈晖 来自单位:土建学院 责编:国千卉 谢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