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

造血干细胞成功捐献者 王琨尧

发布时间:2020/05/15 10:00:57   点击:  

5月15日 星期五 晴

就读医学院后,我一直很期盼献血,直到18岁生日的时候,我送给自己的成人礼就是献血400cc。不仅仅是因为作为一名医学生应该身体力行,也有父母的影响,我父母都是党员,一直坚持定期献血。2017年7月,我陪妈妈献血的时候了解到,留一份血样,填一张申请书就可以登记入中华骨髓库。我知道一份配型成功的干细胞对血液病病人来说可能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所以没有一丝犹豫就和妈妈一起填写了申请表。

今年4月,我接到红十字会的电话通知,我和一位白血病病人初步配型成功,问我还有没有意愿捐献造血干细胞。当时,我非常高兴自己有可能帮到一位病人。作为医学生,济世救人是我的初心,而且父母以及学校也十分支持我进行捐献。在当地医院重新取了血样做高分辨配型之后,等待配型结果的那几天,我每天都在祈祷着配型成功,直到接到高分辨配型成功的消息,我才真正放心下来。接下来在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进行了全身体检,5月6日得知体检结果一切正常,可以进行干细胞采集。这时候,我能想象到患者看到治愈的希望会有多开心。四年前,我坚定了学医的信念,四年后,这可能是我医学道路上挽救的第一条生命。

5月9日,我在妈妈的陪同下来到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办理入院手续,同时也了解到了采集干细胞的大概流程。工作人员说,配型成功的概率是几万分之一甚至几十万分之一,这既是患者的幸运,也是我的幸运。与我同期进行捐献的志愿者还有三位,他们来自各行各业,但是谈到为什么同意捐献,无一例外都是一句朴实无华的话:“那是一条命啊,我怎么能不救。”

10日早上,采血记录初始血象,并注射了第一针动员剂。九针动员剂,每一针承载的都是患者对生命的希冀以及我对她的祝福。从这时候起,我真正在为患者作准备,患者也为生的希望努力着。虽然打动员剂后,出现低烧、腰椎胸骨疼痛、头痛等不适症状,但是和一条鲜活的生命、一个家庭的维系相比,一切都微不足道。

14日早上,最后一次抽血查血象并注射了最后一针动员剂和地塞米松,随后便开始准备采集干细胞。因为血管细并且循环流速慢很多,我比其他捐献者采集的时间长一些。从八点半到下午一点,看着造血干细胞一点点分离出来流到袋子里,我心中的开心和自豪油然而生。从此,世界上多了一个从病魔手中挣脱的孩子,也多了一个和我素未谋面却血脉相连的小妹妹。我收到了来自小患者父亲的感谢信,信里言语质朴却让我热泪盈眶,其实,不管是学医还是捐献造血干细胞,想要的只是患者摆脱病魔之后的笑颜。我在给小妹妹回信中写,“我相信苦尽甘来,你承受了病痛,往后一定会平安喜乐”,希望这袋干细胞带着我的健康和祝福陪伴小妹妹恢复健康。

这次捐献过程中,我了解到了配型成功率很低,而且在后续的检查中也会有一部分供者因为种种原因无法进行捐献。虽然这次我能帮到的也许只有一个人,但是希望这是对所有患者的一剂良药。我在家中党员前辈的影响下走上学医济世的道路,同时也想追随党组织的步伐,借着这次捐献,我也郑重地向党组织提出入党申请,希望能作为党的一员,为更多人带去健康。

爱心凝聚力量,希望成就未来。愿有更多人为患者带去希望,愿所有患者不要放弃生的希望。


【作者:2016级本科生 王琨尧 来自单位:临床医学院 责编:杨小雪 蒋晓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