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学院退休教师 范波涛

发布时间:2022/07/30 20:00:31   点击:  

7月30日 星期六 晴

今天,我翻看着日历,八一就要到了,这是全体军人的节日,我曾是这个伟大军队的一员,同样也是我们全体退役军人的节日。

“手握一杆钢枪,身披万道霞光,我守卫在边防线上,为我们伟大祖国站岗……”每当我耳边响起这熟悉的旋律,就想起跟随我多年的那支冲锋枪。

作为一名军人,枪,不仅是亲密朋友和第二生命,更是一种信赖和责任。有人说,身为军人,枪永恒的睡眠是军人最终的夙愿,而军人永恒的使命是让枪保持高度的清醒。我们在云雾满山飘的东海海岛上,手握钢枪为祖国站岗,无悔军旗下的誓言。

我当兵第一年是通信员,第二年我下到班里,担任副班长,配给副班长的是冲锋枪,当班长将这支冲锋枪交给我时,我就觉得很神圣,军人的责任感油然而生。这支枪,木制枪托的漆已部分脱落,抚摸着这透着烤蓝的枪身,感到这支枪,既冷酷又热血、既无声又有情,它的冷酷无情是对来犯之敌,它的热血有情是为保家卫国。我从这支枪的枪口,仿佛看到了一股杀气。我不知这支枪经历了什么,但无疑这支枪是忠贞且光荣的。这支枪将伴随我度过整个军旅生涯,它是我无声的战友,我爱这支枪。

这支枪,跟随我到工地,到训练场,到集训队,跟随我从一个班到另一个班。在赤日炎炎的酷暑,趴在被太阳晒得滚烫的靶位上,汗水顺着帽沿往下淌,军装湿透了;在寒风凛冽的冬日,趴在冰凉的靶位上,北风吹透了冬装,浑身冰凉,但我们依然坚守着,枪的缺口准星始终瞄着前面的目标。从老班长带我们训练,到我带战士们训练:工兵训练、射击训练、投弹训练……训练是艰苦的、枯燥的,但手中有钢枪,心中有使命,苦中也有甜。

当连队宣读我退出现役的命令时,意味着我军旅生涯的结束。我最后一次擦拭着心爱的冲锋枪,抚摸这熟悉、冰凉的枪身,即将告别我热爱的军营,与鲜红的帽徽、领章分别,人生不忍是分别,人生难言是再见。多么依依不舍,我将人生第一个吻,献给了伴随我整个军旅生涯的、我亲爱的无声战友——冲锋枪!

我退伍几十年了,军队经历了现代化建设,士兵手中的枪也经过多次更新换代,更先进了,更符合现代战争的需要,但我还是经常魂系梦牵地想念我的那支冲锋枪,我最亲密的战友。伴随我军旅生涯的冲锋枪,虽然不知你现在何处,但你永远在我心里。不论何时祖国需要,我定会履行军人的承诺,召必回!我依然和你做战友,我心里永远记着你的枪号:2030140。

这一串数字,看似无声的、冰冷的,但却是有情的、热血的。它不仅刻在枪身上,从我接枪的那一刻起,这一串数字,就永远刻在了我的心里。它既是我军旅生涯的见证,又是我人生道路上不可忘却的记忆。

歌声嘹亮,军旗飞扬,有强大的军队,有强大的国防,我们伟大的祖国,一定会走向繁荣富强!


【作者:退休教师 范波涛 来自单位:离退休工作处 责编:罗霞 王莉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