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

孔院办工作人员 邓江涛

发布时间:2020/02/14 11:03:00   点击:  

2月14日 星期五 晴

上午十点,收到泰国玫瑰园中学孔子课堂陈松松和沙磊老师的消息,告知他们正在启动的为中国疫情募捐活动的情况。这些天,先后收到或者看到韩国东西大学孔子学院、蒙古国立大学孔子学院、泰国玫瑰园中学孔子课堂以及美国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孔子学院等等很多机构和个人已经或正在进行的抗疫捐赠信息,很温暖很感动。

习惯性地刷刷朋友圈,看到同事晓辉发了一位新汉学博士的山大日记,他在圈里说:“熙正君说原本不想留名,如果能让更多人关注伸以援手的话,他愿意写点东西。我回答说,熙正同学,让更多人捐款不是我们的目的,而是想让你的这种行为温暖更多中国朋友的心!致敬熙正。”是的,这些天,我也在圈里致敬了很多人,尤其是9日的时候,也跟很多老师一样在朋友圈激动地转发山大二院搬家式驰援的消息。我在圈里骄傲地说:“山东大学的两所医院先后成建制驰援!继2月7日山东大学齐鲁医院派出131人援鄂医疗队之后,2月9日山东大学第二医院又派出131人组成整建制医疗队,搬家式驰援前线!仍是接管重症病区!这已是山东援鄂的第五支医疗队伍。祈愿平安凯旋!”

1月21日至今,除了初二值班,昨天帮外省回济需要隔离不能出门的同事代班,出门买过一次口罩,买过一次菜,天天和全国人民一样老老实实呆在家里省口罩不添乱为抗疫“作贡献”,而且每次出行,必是点对点地目不斜视执行完任务直接回家,“之”字形都没走过。不过,说和全国人民一样也不全然对,除了那些熟知的一线战“疫”的人群,我的一位公务员闺蜜,初二就接到“战时”通知,初三上班至今没有休过一天,包括周末。我不知道这个时期还有多少不知名的不能呆在家里“作贡献”的人。而我们,除了轮值或紧急任务需要,都是居家处理各项工作。

今天的天很蓝,济南的太阳一如既往地朗朗地照在天上,暖暖的。骑车向老城方向驶去,没有想到会是在这个冬日的午后遇见迎春花。一大丛金艳艳的迎春花灿烂在河岸边,不矜持,不做作,每一朵花都大大方方地盛放着,仿佛已经带来了整个春天!一旁的木栏杆处,三两个老翁正各自斜倚着悠闲地看着河里的船或只是发呆,河里有三三两两的船只正忙着捞取水面的一些落叶残积物。原来,无论疫情多么让人紧张,负责清洁河面的这些船工们,依旧辛勤穿梭在护城河里不停地重复劳作,与所有的清洁工一样,与所有的城市的守护者一样,与所有的冲在疫情第一线的医务人员、民警、保安、社区工作者们一样。我把手机的镜头举向他们,他们眼皮都不抬一下,只顾忘我工作。也许,他们已经习惯了这风景里春夏秋冬行人们有意有意的注视,也许,他们日复一日守护这风景,早已融为了风景的一部分。

微信的部门聊天小群里有了动静。我们部门4个人,关系特别好的一个团队,平时无所不谈。ZI说:“我老公要去隔离病房了。”我有些意外,因为他先生分明是神经内科的医生,怎么也会要去呼吸科的隔离病房?“他有内科经验。”“他是党员。”唉,她说的这些理由都好充分。不过,虽然近些日子几乎每天都会为奔赴抗疫一线的医务人员感动点赞呐喊,乍一知晓如此熟悉的人要去一线的隔离病房,还是忍不住会为医生的安全担心。ZI需要担心的更多。之前,即使犹豫过疫期家里有医生会不会加大孩子共处的感染风险,呆在老家可能更安全而且可以与老人互相照应,但由于担心交通管制政策会日趋严格而导致不能及时赶回济南工作,她毅然在春节期间辞别父母,提前带着孩子返回。作为我们部门的负责人,同时也是承担了本科教学任务的教师,父母不在家,先生去隔离病房,她犯愁的是2月17日以后开始网上直播授课时,如何控制住5岁的孩子不要在直播时“乱入”以免扰乱课堂秩序。说实话,我们也不免替这位“近”在身边的要独自带着娃开直播网课的“十八线女主播”捏了一把汗。

我原本以为,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疫情之下,难处更会放大,需要上一线应该是很多人所担心的事情吧,同事YOU也忍不住说:“大夫们很英勇,家人很担心。”不料,ZI说:“真佩服他们大夫,都想上前线,都问我老公是怎么能上隔离的。”即使这些天已经很多次被医疗队感动,这一句医生间私下真实朴实的聊天对话还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中国的医生啊,你们是怎样的一个职业群体?无论不时见诸报端的那些毫无尺度的医闹伤害曾经让你们当时多么委屈悲愤,当病人需要,当祖国需要,当职业需要,你们依然义无反顾地挺身向前,这是怎样的一种职业精神!这是具有怎样的职业道德的一个职业群体!

正感慨间,部门里唯一的帅哥HUI上线了,他说:“疫情对于医生,就跟战争对军人一样,职业价值所在啊。”HUI的妻子是齐鲁医院的护士,其实不在一线科室。他又云淡风清地说起妻子:“前一段时间一直犹豫报名上武汉,但是考虑到一去可能几个月,我一个人带孩子上班忙不过来,就没去,不过跟医院也表态了,说济南这边有需要可以调岗去一线病房。”我禁不住沉默了一小会儿,墨镜里有点儿起雾。我知道,他们在聊天中说的,都是最普通最真实的话语,但是,我和YOU忍不住一起严肃起来,我们说:“不作为同事/朋友,仅此时此刻,以一个普通市民的身份,对你俩的家属表示由衷的敬意!”又说:“此刻,不应该他们是你们的家属,而是你们是他们的家属,医生家属。”……

刚聊完这个话题,一会儿功夫,ZI又急急地在群里布置起工作任务来……

疫情之下,今天想悄悄地给自己“放个风”。在这护城河边,我本想溯泉而上,但此刻,我却不想继续前行去找风景了。什么是济南最美的风景,我想,不止于泉,还有那些清澈如泉的心。


【作者:工作人员 邓江涛 来自单位:孔院办 责编:冯加香 谢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