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

管理学院本科生 申冬青

发布时间:2020/04/13 08:55:28   点击:  

4月13日 星期一 晴

上周家里下了近两天的小雨,田里的麦子总算喝足了水。本来因为不能去地里浇麦子而自责的爷爷奶奶,心情也舒缓了很多。自然而然,我也开心起来。

今天的我只有两节课,上完下午第一节课便可以自由活动,于是提出去地里帮爷爷拔草。出乎我意料的是,一向有些反对我去地里干活的爷爷,这次居然没有说“不”。要知道,先前只有在农忙时节,我才能完全不受家里阻拦而去地里帮忙的。心中不免疑惑,细细想来,大概是爷爷老了,干起农活来有些力不从心,需要帮助;亦或是我真的长大了,即便是在爷爷眼里,我也是个称职的帮手了;或者更重要的是,奶奶生病,爷爷的工作量翻倍了吧。

雨后几日,麦田里的泥土已经不再黏黏糊糊,踩起来虽不如前几天那样“酥脆”,但仍然柔软。经过雨水的滋润,麦苗更加青翠,甚至已经有了大面积的嫩芽;微风拂过,夹杂着麦苗的甜香、翻动过湿润泥土的腥香、远处油菜花的香味,让人忍不住深呼吸,当真舒服!作为一个农村土生土长的丫头,大概也只有空旷少人的田地是最让我放松的地方了吧。

当然,不能忘了正事儿——拔除麦田里的杂草和野燕麦。因为经过爷爷奶奶的层层照料,现在剩下的杂草大多数是一种叫做“硬草”的植物,其枝叶与麦苗十分相像,必须仔细辨别才能避免“滥杀无辜”。野燕麦还好,虽然也是麦子,但是叶子却比普通麦苗更细、更黄,比较容易除掉。一畦下来,我却比爷爷慢很多,一时间倒是有些“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的感叹了。用比杂草本身还要重的粪箕子跌跌撞撞地把下午和爷爷一起获取的“战利品”扛回家,把草倒在羊槽里,算是正式完美收官。喜欢草的味道的我,又站在羊圈旁看了好一会儿羊吃草,可真香!

一时间,我竟然有点喜欢在家上网课的日子了,我有多久没有在4月中旬真正出现在家里的麦田里了?大概从初一上寄宿制学校起就再没有了吧。这样的农家生活,虽然早已司空见惯,却好久没有真真正正像一个农民一样度过一天了。正在上大学的我,虽然十分向往城市的车水马龙、多姿多彩、无限可能,但是大概骨子里还是留恋村庄里的一草一木吧!


【作者:2018级本科生 申冬青 来自单位:管理学院 责编:赵雨晴 谢婷婷】